分享成果

专访》就是要跟时尚杂誌抢明星——《艺文青》主编「红眼」谈艺文

作者: 来源:未知 2020-06-14

专访》就是要跟时尚杂誌抢明星——《艺文青》主编「红眼」谈艺文

「与其做个过气、与时代脱节的文艺青年,我宁愿做个紧贴主流及读者的假文青。」香港作家红眼是个「潮人」,从他一身紧贴时装文化潮流的装扮来看,实在是不符合文青形象,但翻开他的文学生涯履历表,曾赢得多个文学创作奖项,已出版的长篇、短篇小说及散文集多不胜数,骨子里却名副其实是个真文青。

内外看似冲突的红眼,如今是艺文杂誌《艺文青》主编。他接受阅读誌专访,侃侃而谈杂誌的编辑及行销策略,以及在年轻人推动文学的初心。

 

网路时代的杂誌定位与出路

曾旅居台北多年,硕士学位毕业后,红眼选择回香港工作,先从报纸编辑做起,现为《艺文青》主编。这本艺文杂誌的封面人物是漂亮帅气的明星,以娱乐流行文化作包装,散发着浓厚的市场大众化味道——红眼深知杂誌「外型」难登高高在上的文学殿堂,但他毫不介意,因为他知道自己正在「杀出一条血路」。

为文学做事,有时需要迎合时代步伐,懂得另闢新径。红眼从事媒体工作多年,观察到现在为网路媒体兴起时代,写作的人较从前更容易获取所谓的「作家」光环,但他冷眼旁观,倒是安静地埋首为自己的小说填格子;至于阅读这回事,年轻世代拿手机多于拿起一本书,这些现实困境亦是促使他思考《艺文青》可以做些什幺事的源头。

重视装帧、设计与格调

「我知道有些传统文学人士不认同,甚至不屑这本杂誌。」红眼于人群汹涌的香港书展走回摊位途中,突然落寞地抛下这句话。或许,先简单说说《艺文青》的背景故事吧,创办人是拥有「香港补习天王」称号的林溢欣,补习事业令他变得富有,但成名却不忘对中文的热爱,于是斥资数百万港元,与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决定出版杂誌,红眼便是其中一人。

林溢欣在接受传媒访问时提过,《艺文青》最大的成本是金钱和时间,但他两者都亏得起。回顾香港文学杂誌的命运,红眼从口中数出来的《秋萤》、《小说风》、《香港文学》、《字花》,基本上营运及印刷开支等费用都是依赖香港艺术发展局(即政府文化单位)补助,「不知道是否因为有政府补助,这些文学杂誌彷彿不太关心销量,又可能他们觉得真金不怕洪炉火,只要内容有质素,就会有人购买。」

文学有门槛并不是坏事,红眼以前也是把这些文学杂誌捧在手心阅读的人,亦深受不少文坛前辈鼓励及提拔,但他始终不得不开门见山:「要吸引人阅读一本文学杂誌,但封面装帧设计及内容排版都与时代脱节,这是来自文学创作者的清高吗?现在是2017年的时代,我们就应该拿出一个与时代并进的标準和规格来做杂誌出版。」

摆脱老气形象,把文艺杂誌上架便利店

与时代并进,这五字真言便是红眼投身《艺文青》想要实践的目标。「我们的团队非常花时间做杂誌,封面照片、标题用字、人物访问设计、内文排版、摄影等,其实都是一种创作过程,并不限于单纯文字的输出,意念和影像都十分重要,如果各方面配合得宜,是可以拉近文艺与大众的距离;同时我也不认同文学杂誌要困守于小众範围,所以《艺文青》要在7-11便利店上架,打破传统文学杂誌的老气形象,与各种流行时尚杂誌并存一个市场空间。」

便利店的杂誌市场竞争激烈,要生存就要杀出重围,没料到红眼的战术竟是融入其中。「那些时尚杂誌找明星做封面,我们又找明星来做,不过他们有名牌赞助又有广告,要找明星做封面访问非常容易,我们就困难了。然而,要在便利店卖书,就要融入该市场模式,《艺文青》要创造一个与时尚杂誌有同属形象的感觉,事实证明这对销量有莫大帮助,特别是接触12至18岁的青少年读者。」

文字要有人阅读才叫做成功

「我想做的杂誌并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,所以内容不能与读者产生代沟,《艺文青》目标读者是高中生,他们大部分未正式接触过文学及创作,正是对文学充满着好奇与幻想,且愿意购买杂誌阅读的一群。」红眼表示,明星封面只是吸引读者的招式,真功夫始终藏在内容上,以文艺角度访问明星的内心世界,写出娱乐以外的新鲜感;以电影及电视剧作为话题式散文,增加亲切感;杂誌也有投稿空间,予读者以文字创作踏入文学之门。

说到底,小说作家办杂誌,深信顺应时代局势而行,先收集文学爱好者,继而慢慢教养,最后巩固他们持续阅读及创作的兴趣,文字有人读才有意义,这就是有「小霸王」之称的红眼行走文学江湖的重要使命。


《艺文青》摊位现场,几乎清一色是18岁左右的读者。

 

毒气团
作者:红眼
出版:艺文青
定价:港币88元
【内容简介➤】

 

 

 


作者简介:红眼

最受期待的八十后本土小说家,生于后殖民香港,旅居台北,台湾国立政治大学中国文学硕士,香港中文大学文化研究系学士。曾获香港中文文学创作奖、香港青年文学奖及城市文学奖等,为2013年香港国际书展本地作家巡礼之一。获香港艺术发展局资助,出版首部短篇小说集《纸乌鸦》;散文、评论及短篇小说散见港、台两地文学杂誌及报章。已出版着作有:短篇小说集《纸乌鸦》、《狮人凤》;散文集《梦想家》、《旅祸书》;以及长篇小说《小霸王》、《黄巾贼》、《赤神传》、《沼气团》、《废气团》、《毒气团》等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