制造现状

温柔的人才听伤感的歌

作者: 来源:未知 2020-07-21

温柔的人才听伤感的歌

  爱黛儿(Adele)演唱的催泪金曲〈Someone Like You〉经常高居乐坛排行榜,而阴郁如莫扎特〈安魂曲〉的古典乐曲也感动了数世纪的人。这类音乐描绘了失去和悲伤的意境,但为何人们却能如此享受?日常生活中我们用自己的方式来避免忧伤,而为何在与艺术有关的悲伤主题里,我们却能安然地沉浸其中、甚至是颂扬它们呢?

  这个问题不是近几年才开始有人研究,科学家们长期以来一直难以理解这种情况。而英国杜伦大学教导音乐认知课程的图奥马斯‧伊罗拉(Tuomas Eerola)教授,与其同事共同发表了一篇新的研究发现:为什幺有些人就是爱听难过悲伤的音乐,而且他们通常还比较有同理心。

  根据以前剑桥心理学家所做的研究显示,喜欢蓝调、古典乐和爵士乐等较複杂音乐的人在经验开放性测试中得分较高;「系统识别者」这类人对音乐格局、系统和规律有浓厚的兴趣,往往较偏好激烈的摇滚和庞克音乐;而人们对悲伤难过的音乐体验,通常又可细分为几种不同的类型。

温柔的人才听伤感的歌

  对某些人来说,伤感的音乐实际上强化加深了悲伤和失落的感受,他们往往将歌曲情境连结到个人事件或回忆情绪里,由于这些经验通常不太愉快,因此两者的关係并不矛盾。对其他人而言,伤感的音乐则带来灰暗阴郁的感觉,就好像你喜欢的球队输球后,天空也下起大雨的郁闷情绪。

  而最令人费解的一种经验类型,则是被悲伤的歌曲启发和鼓舞,研究者认为这种体验就是让人们迷恋伤感歌曲的主要原因。这种体验难以用口头描述,但它经常会带来强烈和愉悦感受。然而,似乎不是所有人都能经历这种感觉,研究者认为只有较温柔体贴、容易产生恻隐之心的人才有机会被伤感的歌触动。

  为了验证这项假设,伊罗拉教授的研究团队找来102位居住在全国各地的受试者参与聆听实验。他们为受试者挑选了一段纯器乐演奏的悲伤音乐,曾收录在影集《诺曼第大空降》原声带里,由作曲家迈克尔‧凯曼(Michael Kamen)所写的〈Discovery Of The Camp〉。而在实验初期,绝大多数的受试者并没有听出这首歌曲是什幺。

  之所以决定用纯器乐演奏的音乐来测试,是由于受试者通常不会在实验前听过它们,这可以排除可能产生的外来情绪。人们对歌曲的具体记忆往往是来自一段特定的旋律或歌词诠释,而研究人员希望确保受试者的情绪反应是直接被音乐驱使,而不是某段个人记忆。

  除此之外,受试者也被问及一系列的个人生活背景,包括他们是否居住在外地、当前的情绪、健康状况和个人生活品质。同时也整理出受试者的音乐喜好,以及採用人际互动反应指标(Interpersonal Reactivity Index)所测定出的同理心分数。

  这段特定音乐所产生的经验範围,有些人觉得轻鬆自在,也有些人被音乐触动而感到焦虑和紧张。对于那些被感动的受试者而言,聆听时不但有悲伤的情绪,同时还感觉到剧烈和愉悦的情绪。研究者发现其关键差别是,这些被音乐感动到的受试者在同理心指标上也拿下了高分;反之其他同理心分数低落的受试者,则几乎没有反应自己被歌曲感动。

  这项研究结果不仅表明享受其中的关键不只是由于同理心的能力,同时还包括自我调节功能,从过程中拉开距离省视自己。这种同理心的组成被称为「同理感受」,它不但藉由经历类似感觉来响应他人的情感,同理感受也意味着他们还感觉到温柔、悲悯和同情情绪。而这种人格特质也正是聆听实验里,那些被伤感歌曲所感动的受试者拥有的性格。

  此外,在聆听伤感歌曲的过程,某种程度上来说会有所回报,而这种回报可以是生理能感觉到的。我们都曾历过痛哭一场后觉得如释重负和宁静,这是由于哭泣触发了如鸡尾酒般的化学物质。最近的一项理论认为,即使是虚构的悲伤也足以骗过身体,并触发内分泌反应来缓和精神上的痛苦。这种激素实际上会使人感到舒适及温和的愉悦,而这或许能够解释为何受试者聆听伤感歌曲,还能觉得愉悦的原因。

  音乐可以比拟为一种强大的药物,如果同理心是将这种「药物」转化成快乐或痛苦的核心关键,那幺音乐本身或许也可以培养人们,让他们更善解人意?虽然目前还不知道是否如此,但音乐已经常用来治疗人们恢复像忧郁症或自卑等情绪障碍症状,而深入地认识悲伤音乐引起的情感转变,肯定有助于人类更了解如何帮助情绪障碍患者。

相关文章